□ 张磊博客 ‖ 2017-11-15   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点击:Loading...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“天黑请闭眼”,这是狼人杀里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了。



但只要这句话出现,便是一场朋友之间的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。

玩家能够通过语言的艺术,玩弄规则、欺骗他人直至笑傲群雄。

玩家们总会不自觉地根据情景代入身份,开始露出狼人狰狞的獠牙。



当你扮演着虚构的人物,勾心斗角的同时享受着游戏的乐趣,却也不会真的变得如狼人一般残暴狡猾。


那你相信会有人因为在一场“假扮身份”的实验中入戏太深,而真的无所顾忌地伤害他人吗?

就在1971年,还真有一位心理学家用一场实验将这样的事情变成了事实。

这便是由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?津巴多所领导的心理学实验:震惊一时的斯坦福监狱实验。



菲利普?津巴多上世纪70年代的心理实验,几乎每个都开始于一张征集志愿者的告示。

监狱实验也一样,每日高达15美元的报酬顿时吸引70多名应征者前来面试。

他们找到津巴多的研究团队进行面试,经过一系列严苛的心理测试后,那些有心理问题、身体残障、犯罪史或是吸毒史的候选人都被淘汰了。



电影《斯坦福监狱实验》(2015)面试画面最终,24名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生被选中,他们被认为是健康、正常的。


他们被随机分成了三组:9名狱卒、9名囚犯和6名替补人员,将进行为期两周的模拟实验。

此时,这些大学生都还以为自己只是参与一个普通的心理实验。

意想不到的是,在津巴多教授的操纵下,他们都将成为“真正”的狱卒和囚犯。



津巴多计划将斯坦福大学心理系的地下室打造成真的监狱。

他们在一批前囚犯和惩教人员的指导下,各种细节都处理地恰到好处,乍一看真的如同监狱一般。

地下监狱内,安装有摄像头、监听器,同时还没有窗户或时钟这些能够判断时间的东西。

接下来,他们只需要迎接年轻的“囚犯和狱卒”们到来就好。



科研人员在改造牢房在随后的一个清晨,警车的鸣笛声打破了这座城市的宁静。


警察陆续敲开了九名大学生的家门,并以武装抢劫的罪名逮捕了他们。

尽管被逮捕的人清楚这只是一场实验,但周围惊愕的邻居和不明所以的家人依然让他们感到窘迫。

据当事人的回忆,他们能够感到平静的生活被打破,真正被当做一个罪犯对待。



他们被带往警署,记录指纹、拍摄入案照,再蒙上眼睛送往“地下监狱”。

随后,津巴多接过这一批囚犯,交由另外9位新晋狱卒负责。

每一个囚犯都被系统地搜查和脱光衣服,狱卒们用喷雾为他们清理细菌或虱子,这每一步都按照规范的收监流程进行着。

唯一不合时宜的是,9名囚犯和9名狱卒仍是有说有笑、一片和睦的样子。



当然这些情况也早在津巴多的预料之中,他为这些仍未入戏的演员们设置了一系列心理暗示。

囚犯的制服是一件简单的罩衫,这看起来像条连衣裙。

这若是真正的男性囚犯必然会拒绝,因为这会让他们感到阉割般的羞辱。



除此以外,每个囚犯用女人的尼龙袜盖在他们的头发上,再在右脚踝绑一条沉重的链条。

沉重的脚链在移动时会发出碰撞声音,始终提醒他们的囚犯身份。

这一切都为了营造压迫性的氛围,让他们快速进入角色。



狱卒同样设有心理暗示:他们有着足够的自由,被赋有管理监狱的权利。


他们都要戴着太阳眼镜,这样他们就能将神情藏在太阳眼镜后面,不被囚犯们看出不忍或是担心之类的情绪来。

他们受到的警告仅有不能动用武力,而且不该忽视任务的危险性,这系列暗示让他们下意识认为自己有能力管理好监狱。

为了方便监督和管理,津巴多自己担任了典狱长,他的学生加入其中充当其中一位狱卒。



当晚,津巴多为囚犯们安排了一出好戏。

囚犯们在凌晨2点半时被狱卒粗暴地叫醒,让他们不断重复报自己的身份号码。

如果出现错误就按照二战德军虐俘的方法,罚做俯卧撑,这都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融入自己的角色。

双方脆弱的关系自此破裂,但这也让模拟监狱更加真实,毕竟哪有什么监狱里囚犯和狱卒如朋友般亲切?



翌日,囚犯们团结了起来,拒绝服从命令,还大声嘲笑狱卒。

为了报酬,狱卒们不得不强行镇压了这场叛乱。

随后狱卒们开始商讨如何杜绝这些冲突,他们想到了一个卓尔有效的方法。

与一些中学采取的策略相似,他们将囚犯分成了“好”与“坏”两派,分别安排在不同的牢房里,给予“好”牢房的囚犯们以优待。

囚犯之间逐渐生出隔阂,本就不牢固的联盟关系顿时土崩瓦解。



暴乱发生时,狱卒们紧张的神情随后就是狱卒们极力施展自己淫威的时刻。

他们开始“教育”看起来不像囚犯的人,逼迫他们做俯卧撑、脱光他们的衣服、拿走他们的饭菜、让他们空着手清洗马桶。

除了体罚外,狱卒们还禁止他们上厕所,要他们在牢房里的水桶大小便,不断积蓄的排泄物很快将房间熏得恶臭。

在这过程中,津巴多研究团队一直都在观察,却始终没有制止,后来狱卒的虐待已经升级成单纯为了取乐:他们逼迫囚犯们模拟交配的过程;或是将他们手脚捆绑起来,大喊自己是罪犯。




为何津巴多能够显得如此冷漠?这需要从另一些事情中寻找答案。

当时编号8612的囚犯在遭受过度的折磨后,变得崩溃,不断呼喊着要求放他出去。

作为一名心理学专家,津巴多第一瞬间竟是认为8612只是假装崩溃。

直至多次沟通无效以后,津巴多才决定让8612提前离开。



不过这只是一连串事情的开端。

津巴多在一个监狱牧师的建议下,决定设置探监时间。

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家长们,他让大家好好打扫了一遍监狱,为所有人都理了发,让囚犯们都饱餐了一顿。



按照规定,家长每次与囚犯见面只有10分钟,并且始终处于监视,如同真正的监狱一般。

很庆幸的是,家长们虽然担忧自己的孩子,但出于男孩子吃得了苦的想法,一概没有追究。

甚至为了配合实验,他们还安排律师,向典狱长津巴多申请了假释。




在团体探监期间,津巴多听到一个传言:早已离开的8612将在探监期间,从外面带领朋友们前来劫狱。

津巴多恍然大悟,暗恨上了8612的当,急忙想办法保护自己的监狱。

他向警察申请援助被拒绝,还想要转移监狱,又或是约谈8612然后乘机软禁他。



这个期间,津巴多的一个教授同事也来参观监狱,虚心地向他请教监狱实验的变量如何设置。

这可把津巴多气的不轻:我的监狱都要被毁了,你居然还在这讨论什么变量!

最后津巴多在这种焦虑的心态下,苦苦等待也没有等到劫狱事件,这才知道只是个假消息。

津巴多长舒了口气,终于坐稳了典狱长的位置。



惊魂未定的津巴多入戏太深的远不止这些权利者们,囚犯也有让人吃惊的变化。

当时,一位负责听祷告的监狱牧师为所有囚犯做心理疏导。

有一位编号819拒绝了沟通,他一直歇斯底里地在哭。

就在这时候,一名狱卒将其他囚犯拉在一起,整齐一划地大喊十几遍:“819号是个坏囚犯!”819听到声音后哭得更凶,但还是坚持回到牢房里,因为不想被当做坏囚犯。



编号819囚犯不仅是819,另一名编号416的候选囚犯同样被迫入戏。

他与其他囚犯不同,来得晚的他还不明白这个监狱的情况,一开始便表现得很糟。

无疑,新来的“囚犯”生力军理应被大家视作能够带领反叛的英雄,但其他人却只当他是个大麻烦。




这当然是狱卒们喜闻乐见的,他们想到一个主意,给了囚犯们一个选择:要不所有人不要毛毯,那么416可以留在牢房里过夜;否则416将被赶出牢房,在冰冷的走廊里过夜。

你认为大家会怎么选?

多数人都选择了保留毛毯。



牢房环境直至此时,实验不过进行到了第五天。

参与实验的人都已经被实验彻底驯服,成了“自己”以外的另一个人。

更糟糕的是,前来参观实验的人前前后后50多人,竟也没有什么人感到不妥。

直到津巴多的女友,刚刚在伯克利大学开始教授生涯的克里斯汀娜?玛斯兰前来参观实验。



玛斯兰与津巴多结婚后的照片透过监控器,玛斯兰已经感到强烈的不适,当她看着狱卒粗鲁地押送囚犯去上厕所时终于发现了问题:此时,她的男友却只是在每日观察记录上做了个记录而已。

玛斯兰的心情想必很复杂,她哭着跑出了实验室。

当津巴多再度抓住她时,她和津巴多说了许多话,大意是:你变了。这些人不是囚犯,他们是我们的学生;他们正在受苦,而你要为此负责。

玛斯兰的话让津巴多瞬间惊醒,再回想起实验中的种种、狱卒们的疯狂、囚犯们的绝望,他突然感到恐惧。



监狱外的办公室第二天一早,实验宣布终止。

为了保证实验不会影响到参与者的生活,津巴多研究团队对所有人进行大力度的心理干预。

他们先是让所有参与者一起参加结束后的讨论中,观看录像,当场揭开所有伤疤。

他们还跟踪调查了所有参与者回归生活的情况,值得庆幸的是,无论是施虐者还是受虐者最终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

这个原定两周的实验,第六天便提前结束了。

0
顶一下
顶一下
推荐好友
推荐好友
复制网址
复制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