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 界面新闻 ‖ 2017-10-13   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点击:Loading...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《警察与小偷》小品中陈佩斯的左手礼,相信很多人还记得,当时的这个场景让很多人忍俊不禁,以至于到现在都还记忆深刻。

而现实中这位将军的左手礼,却是让人肃然起敬!

他叫丁晓兵,出生在1965年9月。1983年10月入伍,曾参加两山战役,担任昆明军区第二侦查大队侦察四连捕俘手。

1984年10月30日,丁晓兵在一次抓捕任务中,一枚手雷落在了其旁边。因为押着俘虏,他抓起手雷就往外扔,结果手雷刚出手就瞬间爆炸了。

被冲击波炸得有点迷糊的丁晓兵睁开眼睛再去抓俘虏的时候,却发现右手已使不上劲,低头一看,右臂肘关节被炸没了,骨头露了出来。刚才那一下捕俘动作失重了,断臂一下插到泥土里,鲜血瞬时像自来水管破裂一样,哧哧往外喷,连他随身带的枪套里都灌满了。

返回途中,由于山高林密,丁晓兵的断臂多次被挂住。为了不影响部队行动,他拔出匕首,忍痛将连着皮的断臂割下来别在腰间,想回去后再把断臂接上。

整整在山里跑了近4个小时,一看到迎面跑来的接应人员,丁晓兵一头栽倒在地上。鲜血洒在绿色山林中,绵延了一条3公里多的血路。

呼吸没有,脉搏没有,血压没有,心跳没有……心脏起搏器无效,强心针无效!因为没有血压,丁晓兵全身的血管都瘪了,连血液都无法输进去。丁晓兵被判定已牺牲。

担架停在了小溪边,有人开始为“烈士”丁晓兵换衣服、用清水擦拭他脸上化装的绿色油彩……


棉花擦到了丁晓兵的鼻孔下,棉花丝被吹动了!

野战医疗队的一位老医生切开了丁晓兵小腿上的静脉,强行压进去2600毫升血浆。经过三天两夜抢救,他才活了过来看,但至此失去了右臂。

这次行动,丁晓兵荣立一等功,并获得为他特设的第101枚“全国优秀边陲儿女”金质奖章,被称为“独臂英雄”。

这样的荣誉让很多单位对这位英雄发出了邀请,表示愿意为他提供要职和优惠的待遇。但丁晓兵却向部队领导提出留在基层连队的请求。在众人不解中,23岁的丁晓兵来毅然打起背包,来到江苏无锡一个连队当一名普通的指导员。

但少一只胳膊的丁晓兵行动极为不便,到连队第二天的凌晨,部队紧急集合,丁晓兵一只手怎么也跟不上趟。当他拎着扎得松松垮垮的背包到操场上,全连的人已经列队整齐,就等他一人。

他看着大家,大家看着他,从战士们的眼神中,丁晓兵读到的更多的是怜悯。那一刻,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刺激。

为此他付出了异常艰辛的努力:打背包,手嘴并用;练写字,一个月戳坏了9支钢笔;投手榴弹,累到连筷子都拿不住;步枪射击,为了控制平衡,他用左臂支撑,左肩死死压住枪托,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,一天下来,左臂就像灌了铅一样,锁骨处经常一片淤青……

当年底,部队组织8项军事训练课目考核,他7项优秀,1个良好。他说:“人可以有残缺之躯,但不可有残缺之志”。

丁晓兵,2015年1月晋升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少将。

0
顶一下
顶一下
推荐好友
推荐好友
复制网址
复制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