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 老贫农博客 ‖ 2017-08-13   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点击:Loading...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最近中国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发表文章称,中国现在有重庆、上海、北京和临沂等13个城市人口超过1000万,有郑州、邯郸、潍坊、青岛、杭州和温州超过了900万。介于800万到1000万之间的则有西安、周口等11个城市。临沂、邯郸、潍坊等小城市的人口竟然超过了著名的大城市西安!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人们比较两个城市的大小,通常主要拿人口作比较,如果这样一比,那么临沂就是比西安大很多的特大城市。出现这种反常和混乱现象的根源就是最近二十多年来推行的地改市、县改市的政策。

中国政府的官员们大多数文化水平不高,语文课没有学好,他们不知道在语言文字上地区(地域)和城市的区别,只知道市委书记比地委书记好听,市长比县长威风,所以他们把所有的地区都改成了市,把相当一部分县也改成了市,把农村的大部分乡都改成了镇,于是产生了一大批地级市、县级市和镇,农民好象都成了市民(实际上当然不是)。比如写信到江苏省昆山县某村,就要写成“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市某某镇某某村”。从语言文字的本来含义来看,县就表示省下面的一个行政区域,既包括县城,也包括更大片的农村。县城可以叫镇,也可以叫市,但这个市比县小。一个地区包括若干个县,农村的面积和人口都占绝大多数,你把一个地区叫作市,并且和一个真正的大城市做比较,不是很荒唐吗?大城市虽然可以带少量的郊区,但是带得太多了就不能叫市了。如今的重庆市包括几十个县和广大农村,是典型的省,竟然好意思声称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。就好象把中国改叫北京市,岂不是更大的城市了吗?

中国还有一个奇葩现象,就是把一些著名风景区所在的地区用风景区命名,比如把徽州地区改为黄山市;把张家界所在的地区改为张家界市;把九寨沟所在的县改为九寨沟县。云南普洱县原属思茅市,普洱茶出名之后,思茅市改成了普洱市,强令原来的普洱县改成宁洱县,如同老子抢了儿子的名字。当然还有爷爷抢了孙子的名字(比如张家界市)。黄山本来就是指一片山,而设立了黄山市之后,不仅有黄山市,还有黄山市区、黄山县、黄山火车站、黄山风景区等等,造成了极大混乱。近年来许多学者和老百姓呼吁恢复古老的徽州地名,得到了广泛的响应,可是只在媒体上热闹了一阵子之后又无声无息了。

这些没有文化又爱折腾的官员们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?多灾多难的祖国啊!

0
顶一下
顶一下
0
收藏本文
收藏本文
推荐好友
推荐好友
复制网址
复制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