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 寒山闻心微信号 ‖ 2017-05-20   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点击:Loading...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NO1

这几天,刘洲成,这个原不温不火的小鲜肉,突然因为打老婆的行为火了。

他和老婆结婚不到2年时间,已经有了6次严重家暴行为。

他不仅家暴,而且出轨,甚至在老婆怀孕期间家暴+出轨,一次导致老婆流产。还有一次是老婆坐月子的时候,他卷打脚踢,打老婆耳光,将她的头撞到墙上,致使其脸部和膝盖受伤。

他打老婆的理由还振振有词。他的名言是:“我想我们住别墅开超跑,而不是一家三口挤在90平米不到的房子里”“90平米的房子不符合我们的身份”“什么时候能要到钱,问你爸爸妈妈”。

意思是,老婆弄不到钱,他就有打老婆的权利。

可以说,在打老婆这件事上,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名声。

相比刘洲成的飞扬跋扈,让人不解的是他的老婆林苗。

林苗是一个白富美,家庭背景雄厚,本人是某外企北美市场营销总监。可以说,这个条件超越了多数女性。

可是她还是甘心忍受刘的家暴,甚至流产后离婚又复婚,继续争吵、家暴的恶性循环。按照她的说法:“出于一个妻子和母亲的本份,我忍受了这一切,对外继续维系她的形象……这是因为我努力的想要为孩子维系一个家。”而她对他的爱和原谅,让他一次次变本加厉。


NO2

我的一个亲戚,也说过类似的故事。那是关于她的朋友T的。

T还没有结婚,而她和男友的关系,谈了整整七年了。

时间那么长,他们并不恩爱。男友对她很不好,虽然并没有打她,但是总是对她很刻薄。

她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要受到男友的贬低和讥讽。他讥笑她,说她是没人要的傻姑。他不给她买礼物,还经常向她借钱,五百一千之类的,借了以后就没有还过。在她有什么需要他的时候,他总是不耐烦地挂掉电话,甚至出口大骂让她滚远点。

她很痛苦,情绪时常会崩溃,有时会求助我的亲戚。我的亲戚对她说,不开心就分手吧,找个好男人。

可她觉得,这段感情维持了七年,分手对不起自己的付出,自己也熟悉依赖这种关系了。她说,自己痛苦一点也好,男友看了可能会内疚,说不定会对自己好一点。

我的亲戚很惊讶,怎么会有这样想法的女孩,难道她们不避免痛苦,还要去熟悉和拥抱痛苦?

我知道,心理学中,是有一种受虐型人格,他们很容易接受痛苦乃至受虐,哪怕自我挫败和毁灭。

NO3

受虐型人格的人,习惯与自己为敌。

他们把生活规划为痛苦的,与人生幸福背道而驰。这不是一种无意的失误,而是一种有意的自我设计。他们对于痛苦的关系和环境,似乎更加觉得舒服和自在。


他们的内心其实饱受痛苦折磨,自我充满了无价值和罪恶感。他们在关系中被忽视、被拒绝、被虐待。他们也会愤怒和怨恨。可是他们又觉得理所当然,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惩罚的。他们也会产生很强的自我贬低感。他们其实很需要帮助,但是他们又不相信自己能获得帮助。除非他们证明自己处在痛苦折磨中。于是,自我受虐也成了他们寻求帮助的方式。

他们和别人的关系,就像一个虚弱无助、遭受威胁的孩子,面对可以保护但又挑剔、严厉、自私的权威。孩子认识到,虽然受被抛弃的命运,感到自身没有价值,但只要表现出足够的痛苦,他们还是可能得到关心的。于是,痛苦成了他们获得关注的方式,也成了他们获得爱的手段。在关系中,他们他们无法拒绝惩罚和痛苦的发生。他们只能控制惩罚的时间地点。

慢慢地,他们让自己相信,痛苦是维持关系的代价。

为此,他们会主动寻求痛苦,甚至自我攻击自己。他们会觉得,如果自己承受痛苦,别人就不会攻击自己,而自己也更可能获得爱护。当别人为自己的痛苦自责时,他们会开始微笑,因为他们感到别人真的关注他了。于是,他们通过自毁行为,来寻求别人的靠近,甚至不惜代价。

受虐型人格的人,通常有一个不幸的童年。父母很苛刻,甚至是暴横。他们会强制孩子做什么,不然会受到严厉的惩罚。可以说,父母和孩子的唯一情感联系,是和对孩子的惩罚有关的。这样,痛苦和依恋会密切关联。在父母影响下,孩子会觉得自己很坏,不受欢迎,理应惩罚。他也觉得受虐是合理的,可以让自己重返童年的依恋,让自己强化人际情感的纽带。

他们就像十字架上的耶稣,给自己痛苦的刑罚,来获得更高的神圣地位,也获得和人联系的机会。

NO4

严重的受虐型人格,需要做长时间的心理分析,也需要咨询师用心努力的工作(在上上篇文章,我就提到一本临床案例书《生与死的战斗——与施受虐的对抗》)。

对于一些人,有受虐倾向,但还没有特别严重,我有以下建议:

一、重新获得基本安全感


受虐型人格的人,很缺少安全感。他们很难相信,有人能够真正不施惩罚地关注他们。因此他们有很强的恐惧、无助和孤独的感受。

这个时候,他需要重新识别和确认安全感。这包括一些自我对话和自我抚慰的方法。比如说,我可以洗一次热水澡,或者享受太阳光沐浴,试着拥抱下自己,或者用自我宽慰的方法与自己对话。让自己明白,你是可以重新找到安全感,让自己恢复和释怀的。

二、学会理解和识别信任。

受虐型人格的人,接受的关系大多充满伤害。这给了他们很低的信任感。重新获得安全感后,他们需要明白,有些人不值得信任,但多数人是可以信任的,关键是远离和回避不值得信任的人。

因为童年创伤但熟悉的经历,他们更容易身处不受信任的关系。他们需要逐渐学会区分,什么是值得信任的人,什么是不值得信任的人。在这个基础上,他们学会如何和值得信任的人相处,如何恰当而真诚地表达感受。

三、拥有真正价值的自我受虐型人格的人,拥有的是自我贬低的自我。他们无法觉得会被赏识和尊重。

改变这一点,他们需要重新挖掘自己,找到自己的兴趣,挖掘真正的需要。让自己可以去珍惜自己,爱护自己,建构支持自己的人际网。他们可以有效选择,也可以被真正爱护。这样,他们逐渐产生自主的幸福感受,也拥有更完善和有韧性的自我边界。

为了应对童年严重的创伤,有的人选择与痛苦共存的封闭系统。

他们把痛苦看成不可避免的核心,唯一可以控制的感受。

他们其实忽视了,有其他的的道路,可以通往真正的幸福和自主。那条道路拥抱生机,扎根芬芳的土壤,那里有花香和风吟,那里有娴静与舒展。他们可以以开放和适应的心灵,去开发生活的乐趣和创造力。

0
顶一下
顶一下
推荐好友
推荐好友
复制网址
复制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