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 惠风博客 ‖ 2015-12-14   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点击:Loading...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徐才厚曾任中共第十五届至第十七届中央委员,第十六届中央书记处书记、总政治部主任,曾经长期在沈阳军区服役

最近有香港媒体给徐才厚戴上一顶帽子,名曰“国贼”,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变成了“国贼徐才厚”。揭露徐才厚贪腐黑幕的文章被网管部门“泄”到内地网络上,在引来亿万人民群众围观的同时,也在内地掀起了一场针对徐才厚的揭批与声讨徐才厚罪行的运动。

对这位前解放军上将的指控大致包括两个方面,一是贪污受贿,二是乱军祸国。捞钱不是腐败的关键,徐才厚的主要问题是其腐败的政治维度。据一位“军中资深媒体人”分析:“‘徐军副’在这八年中,以谷俊山为首的鬼魅越聚越多,在他身边建立起一道邪恶的屏障,屏蔽掉一切正能量,一切正直的人。他们肆无忌惮地瓜分利益,破坏了我军健康的干部生长土壤,使军中吏治进入到前所未有的腐败时期。”更激烈的抨击称:“整整两代军中栋梁被废出局,人民军队培养多年积累下来的优秀人才被葬送,人才断层无法挽回,致使新军事变革停滞不前,白白浪费了军队发展的最佳机遇期,更严重毁坏了党的声誉。”

很多具有某种“党性”思维的人可能不解:像徐才厚这种由国家供养着、一辈子不用自己花一分钱的领导人,他要那么多钱财做甚?党的说教最喜欢说,领导干部要确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,要不停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。而领导干部一旦涉入贪腐,必定是世界观出了问题,“三观”尽毁,才会误入迷途。改造世界观,似乎成了共产党人的修身入门功课,做好了,就会成为一个好领导好干部。而徐才厚必定是世界观不正确,改造不及时、不彻底,最终价值观、人生观跟着出错,蜕化成军中巨蠹与国贼。

恐怕世界上最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可能明白,所谓世纪观跟价值观、人生观有何联系,居然能够成为决定人的价值观、人生观的枢纽。这个问题的确够哲学的。按照马克思主义教科书,世界观是人们对世界或宇宙的基本看法和观点,其基本问题是精神和物质、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,根据对这两个问题的解答,可将它划分为两种根本对立的世界观类型,即唯心主义世界观和唯物主义世界观。如果你非得要说这些观点跟人生观、价值观有内在联系,你当然可以进行论证,把它写成一堆哲学着作。但一般人的价值观、人生观跟世界观风马牛不相及,比如自由、平等、博爱被公认为“普世价值”,它们跟世界观很难建立什么人们容易理解的联系。世界是物质的,物质决定意识,意识具有能动作用,所以人类社会就应当实现自由、平等、博爱?

就算是把中共历任总书记找来,他们也未必能够说清楚世界观与价值观、人生观之间的联系。当然党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教条主义传统,硬是把世界观说成是人的价值观、人生观的决定性因素,党内文献和领袖语录也就照本宣科,要求人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,培育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,与一切腐朽的利己主义、享乐主义告别。这绝对是一套空话套话大话,其结果必定是以其昏昏,使人昏昏,令国民如坠五里云雾。

事实上,世界观与价值观、人生观没有必然联系,这可以从人类历史、日常经验、常识得之。基督徒可以崇尚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无神论者也完全可能追求此类价值。唯物主义世界观可能鼓励人们积极进取,唯心主义世界观同样劝导人们入世有为。马克思主义主张解放全人类,宗教则主张爱自己的邻人、四海之内皆兄弟。可见世界观如何,它的“好坏”,并不影响人类主流的价值观、人生观。

但并不是说徐才厚没有“世界观”,相反他肯定有着自己的“世界观”,如果他没有自己的“世界观”,他就不会有自己的价值观、人生观和“方法论”。但徐才厚的世界观不是关于世界的总体看法,也与精神和物质、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无关。徐才厚的世界观是他对于中国现实的基本看法,包括对中国共产党、国家、军队及其高低级领导者的看法。徐才厚大肆贪腐,正是在他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之后所采取的“改造”这个他置身其中的世界的“方法论”。

徐才厚贪腐的程度据说是惊人的,据中共刻意泄露的信息,解放军检察机关从其私人豪宅抄出来的现金达1吨多,也就是超过1亿元人民币,各种奇珍异宝、古代字画装了十多辆军用卡车,另外传言他在港洗钱上百亿港元。甚至在胡锦涛、习近平决定要查处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之后,徐才厚居然还敢收受他的四千万元贿赂。但徐自己由国家和人民供养着,膝下唯一女儿,女儿育有一对双胞胎,但婚姻并不幸福,在这种情况下他要那么多金银财宝干什么呢?

从人性上、权力天然倾向上解释徐才厚的贪腐,当然具有一定说服力,但这还不是徐腐败堕落的全部原因。腐败堕落不是不可以,但徐才厚腐败堕落得太过份。想必徐才厚肯定是看到了中国共产党、中国军队和中国高层的整个世界,看穿了遮蔽这个世界的重重迷雾,了解到全部真相,牢固树立了自己的“世界观”,形成腐败堕落的态度、尺度和方法。

赵紫阳曾经说过:什么是社会主义,谁都不知道。邓小平说,社会主义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,就是共同富裕。这种说法看似智慧,其实缺乏说服力。江泽民曾经在美国暗示,共产主义过于理想化,中国共产党已经转向务实,言外之意是中国已经放弃共产主义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就缺少使人信服的理由,给人的印象就是“骗人”。徐才厚大概也是这种感觉。

更为关键的是,徐才厚作为局中人必定是看清了党和军队内部严重的贪腐现象,面广水深,他虽然手握重权,但想挽狂于既倒也是痴人说梦,于是下决心随波逐流,徐才厚也不是突然脑洞大开,他的腐败大概也是其来有自,不是自己无师自通,而是长期接受党和军队这个“世界现实”教育训练的结果。现在骂徐才厚的人,言下之意是他把军队风气带坏了,其实徐的腐败可能的确算是登峰造极,但军队的腐败自有其悠久传统。玩弄女人,从开国将帅们就早早地开始了。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允许军队经商,军队到处开办酒店、KTV娱乐城、夜总会,开性产业化风气之先。

克扣军饷、买官卖官,比军队经商更早。

现在有媒体报道,前军委委员、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曾经好心劝徐才厚爱惜羽毛,徐不听,于永波跟他翻脸断交。其实,于永波原为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,我曾听一位从南京军区政治部转业的朋友讲,正是于永波将南京军区战士歌舞团歌手毛阿敏介绍给时任军委委员、总政治部主任的杨白冰,其本人得以直升总政治部副主任,构成一个靠给首长拉皮条获得加官晋爵的成功案例。

现在似乎很少有人攻出徐才厚的“世界观”,概因这种说法过于陈腐,用在军委副主席身上也显得很荒谬。但徐才厚的“世界观”让他真相了然,更关键的是,这样的“世界观”没法进行改造,改造的想法显然是马克思主义所反对的唯心论。他的官职越是上升,想必他看到的腐败堕落越是令他骇然并且绝望,作为小人物时候的“理想信念”自然随之化为一堆灰烬。举世皆浊我独清么?那是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据说他出身于辽宁长兴岛一个农家,也许是幻灭之故,他的腐败堕落愈加彻底。

但是,在中国,在党内,是不是没有人比他更贪更堕落?没人敢打这个包票。

0
顶一下
顶一下
0
收藏本文
收藏本文
推荐好友
推荐好友
复制网址
复制网址